&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Traveler

1.

“我是一个穿越者。”

当Tom Holland站在镜子面前听着楼下May第三次喊“Peter Tom Parker”时呆呆的抬手扯了一下身上的蜘蛛战服。

“Hey,Spider—boy,不要告诉我你昨晚又偷偷背着我出去夜巡并且今天早上还忘了把战服换回来了,要是被Tobey知道了可有你的好果子吃。”Peter Andrew Parker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房间,他扫了眼面前的幼弟,头疼而无奈地带上了门以防May在此时看见这位新晋蜘蛛侠的模样,长叹一口气双手抱臂看着面前十五岁少年,微努嘴,“解释一下,也许我会考虑不告诉Tobey。”

Tom深呼吸一口气,有些僵硬转过身子看向面前这位...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3.

“哟,Jack,你看看是谁来了。”

Bunny一脸坏笑着抬手用手肘捅了一下坐在身旁正认真看着新晋校队队员训练的队长,后者不明真相的转头顺着队友的视线看去,目光触及到棕发男孩时惊喜的差点跳起来。

“Hiccup!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训练!”

Jack站起来一把扯下搭在后颈上的白色毛巾随意扔在观众席的书包上,要不是因为Hic有洁癖不喜欢他一身汗地去抱他,Jack可能都扛着Hic转了好几个圈。

“Well,今天模联没什么事,而大多数新生都被Astrid挡了下来,So……顺道来看看你这边结束没有,说不定可以一起吃饭。”

  然而hic说模联没事是假的,最近的比赛虽然是派高...

I Hate Everthing About You

2.
11月11日。

Jack独自一人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左肩单背着书包,右耳中塞着耳机,另一边耳机就任着它耷拉在身前——通常是留给Hic戴的,尽管此时这一举动看起来有些多余,但习惯一旦养成,便难以改掉。

无所谓,总有一天会有人再次戴上的。

他耸了耸肩膀,垂着脑袋看着自己左右脚交替伸出一步又一步地踩在水泥地上,却又显得那么不真实,像在梦中一样。长叹一口气白发男孩抬首看向前方,在这个被称为“光棍节”的日子里四周却是一对又一对的恋人在身边冒着粉色的小泡泡,他突然想起来曾经那个棕发少年弯眸笑起来的模样,带着似三月春风吹拂过大地的轻柔,此时却像烈焰灼伤他的心底,惹得男孩不住皱眉。

“...

练字,
从荷兰傻做起x
试图连一下字,
私心打个荷兰傻的tagxxxx
顺便夸夸夏至真好看xxxx

First Sight(短)

#依旧初遇梗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well,下雪了Toothless.”

Hiccup 带着自己的龙走在积了一层雪的泥土上,嘴巴一张一和都有氤氲雾气飘散。头顶上的树枝大多都积了一层不少的雪堆,摇摇欲坠看起来危险极了。但Hiccup仍旧毫不在意向前走着,假肢发出特有的金属声响和着偶尔踩在一两片枯叶的清脆声音夹杂在一起。冬天的Berk完全就如同一个冰雪的乐园,所有物品都镀上一层霜,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冬神定居于此似得。

雪花飘飘扬扬地落在Hiccup棕褐色的短发上,有的还落在他的鼻尖然后在体温的温暖下慢慢融化成一颗水珠,这让他结实的打了个喷嚏。

“hey,小鬼,那么小的一场雪就让你感...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1.

1:00A.M.
失眠。

Hiccup仰面躺在寝室的床上,现在距离学校规定的睡觉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但此时他依旧没有什么睡意。

心烦。

明明已经是在尽力用身边的事情自己的时间塞得不留任何缝隙,面对身侧人的低声讨论也只是充耳不闻,他不想再去回顾那些曾经了。

一点也不。

棕发男孩有几分不悦的皱起眉头,伸手拿过枕边的手机,屏幕发出的光亮不免有些刺眼,没有新消息的提醒。hiccup感觉似乎心里那块缺失的地方更扩大了几分。他半眯起眸子熟练的打开了一个单分组,其中唯一一个蓝色雪花的头像仍旧是亮着的,他也还没有睡。

点开那人的小窗,一周前的聊天记录两人似乎还在腻腻歪歪,现在看起来那时的...

之前画的霜杯了,
爱他俩一辈子❤️
画渣别嫌弃x

Excuse me

4.


“Excuse me……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当Hiccup意识到自己的冒失似乎为别人带来的困扰时迅速从地上站起来,冲向另一位被撞在地上坐着的少年,半弯腰朝他伸出手,“你能站起来吗?”

“Hi……Hiccup……”当视线触及hiccup脸颊时Jack几乎是嘴唇颤抖着唤出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棕发少年的模样映在冰蓝色的眸子之中,他不可思议地伸出手,抚上Hic的面庞,温暖的触感几乎要将雪精灵的心底灼伤。

这是梦吗?他的龙骑士回来了。

“Er……bud?你还好吗?”听见面前素不相识的男孩叫出自己的名字Hiccup愣住了,有些奇怪的看着Jack,但一向不习惯于陌生人接触的...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0.

Hiccup和Jack分手了,这一对在Dreamwork中学里面最令人羡慕的情侣不再在有夕阳柔和日光倾洒的操场上并肩同行。有人说是因为Hiccup受不了Jack身侧有那么多暗恋他的人,有人说是Jack受不了Hiccup的不解风情,一时间这件事情似乎成为了所有人的谈资,然而似乎两个当事人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每天下午篮球校队的训练Jack从未缺席,每次模联校内赛的磋商都有Hiccup的身影,似乎一切都如原来一样。

但不可否定的是,
他们分手了。

ps.
依旧是试图挖坑试图填坑,
无所畏惧的feather,
不知道是刀还是糖,
也许看心情:D
大概是个预告x

梦境:虚幻的爱人

哇最近霜杯突然断粮了让我感到很发方xxxx
试图割自己的大腿肉x
别怀疑了就是自戏改过来的xxxxx
我我我我我尽力产出吧xxx
以上x

  正午的阳光从天空中撒下,被层层树枝剪切得细碎,散落在棕色的土地上。清晨的森林里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却衬得这片Hiccup再熟悉不过的林子有些陌生。男孩凭着感觉和巨龙在森林里慢慢的走着,似乎有什么在领着他向前。假肢踩在些许落叶上发出叶子破碎的清脆声响,在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面前停止了脚步。巨龙不明所以的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似是在询问男孩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他无奈耸肩碧眸却未从湖泊旁的男孩身上移开过。

他是谁?

Hiccup眯眼打量着森林中的那抹蓝色...

Excuse me

3 .

  当Jack明白自己被调离hiccup身旁全是中了pitch的计谋时已经为时已晚,他乘风赶回来的时候却只看见Dagur手中的箭离弦射向原本就早已伤痕累累的Hiccup。随着男孩发出一声闷哼从巨龙背上坠落,夜煞发出一声怒吼,瞳孔紧缩俯冲想要接住做着自由落体的人,但被无数刀剑伤到的翅膀使他力不从心,没有能像曾经那样护得男孩周全。 

龙骑士的背部着地发出一声闷响,巨龙着陆在他的身旁,胆怯的用鼻子轻轻顶着他的手背希望他能够像原来一样抬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一切都好,但是hiccup却再也无法睁开那双好看的祖母绿。 

“NO……hiccup……NO...

死亡,两只太可爱了。
图片自p,
借鉴视频x
b站av号13487268

啊随便糊了张嗝,
exm没有更新因为我还是写不粗来对不起qnqqqqqqqq
假装是frostcup?
别嫌弃please!!!

突然而来的梗xxx

大概就是某天晚自习突然停电,
于是出现这样的对话:
“Jack……”
“hiccup,别怕!我在这里!”
“不是,我是说Jack……”
“噢,我在这里的!需要一个抱抱吗?”
“Jack……我想你不知道……”
“好吧好吧抱抱你”
“Jack Frost!不要以为停电了我就不知道你现在在摸我大腿!”
“咳……”

只有肉香xxxx
来自某守护者的脑内车xxx
啊……真美好

【全国三卷】湛蓝,微凉,甘甜,少年

  #全国三卷高考作文
  #cp向:霜杯
  #我知道我写跑题了你们别在意这些细节好不好
  #hiccup的高考
 

  湛蓝,微凉,甘甜,少年。
  Hiccup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词语。
  考场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不轻不重的滴落在每一位考生的心弦上,拨动着他们紧绷着的每一根神经。
  一旦坐在高考的考场中,就已经很少有人还能泰然自若的望着试卷嘴角上扬了,对于很多考生来说,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这一次考试即将决定着他们的未来,甚至是生活。这是大多数人眼中的高考,伴着高三的苦涩紧张,在六...

咳……大家看一下27题吧,
来自大概是中了霜杯的毒连月考都没法好好考的feather……








满脑子:

“Jack Frost他怎么又躺地上了?”
“这证明hiccup来了……”
hiccup:“???”

Excuse me

2.



阳光的角度恰到好处地透过窗户从外面斜射入房间,撒于窗边的床上唤醒了棕发男孩。Hiccup慢慢半睁开眼睛,事实上即使仅为清晨最温和的光亮他也需要眯眼适应好半天,就这么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抬手顺了下由于一个晚上而有几分反翘的头发。 
  “well……昨天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吗……” 
  他小声嘟囔了这么一句,瞥了眼床头闹钟,已经早上8:30,估计父母现在都出门去上班去了。Hic想起昨天和父亲的不愉快他的心情再次糟糕了起来,叹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不大情愿地从床上下来,挪到卫生间里开始洗漱。...

Excuse me

  1.


“What?!?!为什么突然要我转去驯高上学!”听见了母亲的话Hiccup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惊得跳起来,翠绿色的眸子里面写满了不可思议,“这......这完全不符合情理!”
  “Hiccup,换个环境对你有好处。”Valka放下手中餐具认真的望向面前这个几乎炸毛了的孩子,伸手轻拍人肩膀让他坐下来,也算是安抚了这个对于父母决定不满的15岁少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Hiccup,我已经联系好Gobber了,”一旁听了半天的Stoick终于忍不住插入母子的对话,“后天你就得出发,在那一...

#普版小拳拳#
#芋组#













“west又在拿着相片看了,跟个老头子似的。”
  刷着博客的时候无意间抬头望见坐在自己对面的恋人又在翻看原来的相册,人脸上的悲伤到弄得自己有些不自在,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网上特别火的小拳拳,基尔大概知道该怎么哄自家弟弟了。
  把手机扔在一旁,我们的普鲁士级影帝开始了他的表演(bu
“啧……都怪你 ……”
  基尔略显不满的神情毫无掩饰的写在脸上,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于面前,垂眸似是有些悲伤,语气里的所有责备传到坐在自己对面的金发男子耳边。悄悄瞥了人一眼却只是看见恋人仍低头看着手上的相片没有任何回应,基尔不悦地皱起眉头。
  “west也不哄哄本大爷,本大爷超想哭的!”
  不满地撇撇嘴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抱臂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似是同恋人闹别扭那般把脑袋别到一边去。然而意料之外的是对方像是没看见自己似的盯着相片不动。
  基尔感觉有点绝望……
  因为接下来的台词对他来说真的有点耻……
  好吧,为了弟弟!本大爷豁出去了!
  咬咬牙,把脑袋转回来望着恋人撒娇似的在沙发上委屈巴巴的戳戳他的脸颊
“捶你胸口,大坏蛋!!捶你胸口!! west好讨厌!”
  这么说着还很敬业的用手捂住脸装作真的在哭的样子,透过指缝看着自家弟弟的反应。
  ……什么情况……为啥还是这个表情?!?!
  基尔伯特嘴角微微抽搐,说真的他觉得自己演得很好啊,毫无破绽好吗!
  算了,继续。
  “要抱抱!本大爷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大坏蛋,打死你!!!”
  特别配合台词的张开双臂之后有些期待的看着人,随着自己神情的变化又只能很尴尬的把手臂放下来。
  基尔真的不知道为啥自家弟弟怎么愈发冷漠了……
  原来的养成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生无可恋之中基尔伯特凑上去看了眼路德一直盯着已经有些泛黄的黑白相片,上面的自己笑得一脸灿烂,只是相片一角上的日期让基尔伯特突然明白了什么,脑海中闪过无数个记忆片段,泪水划过脸颊的瞬间苦笑出声,










“抱歉啊west,
本大爷忘了,
你已经看不见本大爷了啊……”
#2·25##普灭#

———— 1 2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