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全国三卷】湛蓝,微凉,甘甜,少年

  #全国三卷高考作文
  #cp向:霜杯
  #我知道我写跑题了你们别在意这些细节好不好
  #hiccup的高考
 

  湛蓝,微凉,甘甜,少年。
  Hiccup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词语。
  考场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不轻不重的滴落在每一位考生的心弦上,拨动着他们紧绷着的每一根神经。
  一旦坐在高考的考场中,就已经很少有人还能泰然自若的望着试卷嘴角上扬了,对于很多考生来说,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这一次考试即将决定着他们的未来,甚至是生活。这是大多数人眼中的高考,伴着高三的苦涩紧张,在六月的烈日下接受最后的考验,如此的严肃,不容得有任何的差池。
  那么我的高考又是什么样的?
  面对于这个问题Hiccup也说不清,只能望着作文题目发呆,笔尖在题目上方划了好几圈迟迟不肯动笔,脑海中浮现出万千思绪。
  比喻一下如何?
  那么如果以一种颜色来比喻高考,也许是湛蓝,如大海如天空;如果以一种温度来比喻高考,也许是微凉,似雪花似雾凇;如果以一种味道来比喻高考,也许是甘甜,同糖果同蜂蜜;如果以一个人来比喻高考,也许是一位风华正茂的男孩,一位银发蓝眸,名叫Jack的男孩。
  实际上Jack Frost和Hiccup相识并没有多让人惊喜。高三开学第一天,班主任Gobber便把全年级出了名的调皮鬼Jack调到hiccup旁边,美名其曰要让hic带着Jack好好学习,冲刺高三。对于班主任兼叔叔的决定hiccup简直恨不得翻一个白眼,实际上hiccup对于Jack一点好感也没有,甚至可以说是反感。那个家伙上课从来不好好听课,睡觉,抠手,玩手机,画画,hic已经想不到他是否还有在课堂没干过的事情,有时还会打着数雀斑的名义去戳hic的脸颊!被hic严词拒绝后还会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他好像是他做错了什么一样。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性格顽劣的人却在学校里面超级受欢迎。的确,Jack一头白发张扬得刺眼,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如同森林中的湖泊,笑起来还会露出两颗虎牙,再加上人极富磁性的嗓音,足以让学校里的小女生尖叫不已了。但是这也就成为hiccup最头疼的一个问题,身边做了个这么受欢迎的人,先抛开自己经常被恳求帮那些小女生给他塞情书不说,光是平时课间都有不少人来找他,这导致hic课间的学习效率直线下降,这就让hiccup对自己的同桌十分不满并且讨厌至极了。
  用hic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人就是个麻烦精!
  但实际上这些坏印象并没有在持续多久。在一次下午,刚刚睡醒午觉的hic仍有几分昏昏沉沉的,走路打飘的感觉说实话真的不怎么样,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hic勉强的拖着身子走到教室回到座位上坐下。无力的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即使现在看不见自己的模样,但发烫的脸颊也足以提醒自己此时自己脸一定红到爆炸。
  “hiccup?你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舒服……”
  身旁男孩关切的声音如数传到了hiccup的耳中,但他此时真的已经没有力气支撑着自己抬头去看人,只能隔着布料发出一声闷哼算是回应了他的问题。Jack感觉有些不对劲,伸手覆上对方额头,温度高的吓人。Hiccup慢慢把脸转过来半睁开眼睛看着Jack,下意识的用额头轻轻蹭着人微凉的手心。
  冰冰的……好舒服……
  这是hiccup当时心中最真切的想法。
  Jack天生体质偏寒,此时倒是很好的帮上了忙,他换了另一只手覆上男孩前额,试探性的开口,
  “hiccup?你发烧了,需要我送你去医务室吗?”
  Jack最后因为看见了hiccup因为烧的太严重而快要开始傻笑的表情而放弃了询问对方的意见,转身背对着人蹲下示意他上来。Hiccup已经记不得自己是怎么爬上Jack的背上的,就像他不知道自己趴在人背上的时候还一个劲的把脸往他后颈蹭想要再获取一丝丝凉意。Jack身上的气息包围着hiccup,那是一股淡淡的薄荷香,也许还混着一些古龙水的味道,总之让他感觉十分安心,随着Jack小跑下楼的步伐慢慢的睡着了。
  当hiccup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身旁Jack趴在床边似乎睡着了。平日里好动的男孩此时难得的如一只小兔子一样安静,夕阳柔和的光芒洒在他的侧脸上,恍惚之间,hic还因为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而心跳漏了一拍。
  就在hic还没因为自己心跳突然的加速而暗叫不好的时候,Jack慢慢的醒了过来,抬手揉了揉惺忪睡眼,朝hic咧嘴笑了。
  “hic?感觉好些了吗?”
  望着Jack的笑颜,Hiccup似乎突然能明白那群小女孩的心思了,他有些心虚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轻咳两声。
  “好多了……谢谢……”
  之后hiccup才知道Jack请了一个下午的假专门来医务室照顾自己,为此他还感动了好半天。
  Jack总会给他带来惊喜,hiccup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上周,也就是在离高考还有7天的时候,我们亲爱的篮球校队队长仍然在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收获着迷妹。然而实际上hiccup对篮球并不感兴趣,所以也极少在这一片区域出现。今天之所以会来是因为Astrid说Jack找自己有事。尽管他十分不理解为什么Jack明明一转头就能跟自己说话,却偏要把自己喊来篮球场,他还是来了。
  但在他刚刚踏入篮球场的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一整天坐在自己身边不务正业的男孩有多受欢迎,几乎有全校十分之一的姑娘此时把Jack所在的半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场子中间是Jack和bunny正在打1v1的身影,篮筐下其他校队队员正在休息着看队里的两个主力对抗。每当Jack中了一个球,人群就是一阵尖叫,女孩们的声音撞击着hic的耳膜,此时他觉得被这群姑娘吵得脑子都在生疼,有些厌恶的蹙眉,费力的挤过重重人群走到篮筐下好让Jack看见自己。事实证明这个方法的确奏效了,Jack停下手中准备投篮的动作,转身将篮球丢给了bunny,朝着hiccup走过来。
  “hic,你来了?我还担心你会失约呢!”
  Jack嬉笑着接住hiccup扔过来的矿泉水,拧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大口,随意的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这个动作成功让人群骚动了起来。Jack俯身把水瓶放在包旁,从包里拿出一块毛巾擦拭着自己满是汗的后颈。
  “咳咳……Jack你今天把我喊来干什么?来看你打篮球?”
  老实说,现在Jack的一举一动在hiccup眼里看起来都像是在挑逗,汗水顺着Jack的脸颊流下,流过人白皙的皮肤,划过男孩穿着篮球服也遮掩不了的锁骨,hic这么想着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孩的每一个动作。
  他觉得要是Jack再不开口的话他就要起反应了。
  “well……hic,我今天把你喊来是想和你说些话……er……你知道的,我们马上就要高考了,毕业之后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Jack说这番话的时候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自己都是汗珠的鼻尖,他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1v1还是即将要说的话紊乱了他的心跳,视线始终不敢对上那双碧眸。
  hic当然听出了Jack的不知所措,但他不打算插嘴,而是耐心的等着面前的大男孩拐弯抹角的把话语引向真正要说的言语之上。
   他觉得现在有些激动。
  “我是说……我喜欢你,hiccup,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一辈子的那种。”
  最后一句话传到hic耳边时他觉得自己脑子都要炸开了,当然,人群也炸开了锅,有女孩们因为自己梦中情人跟别人表白而不甘的声音,也有男孩们帮自己队长表白起哄的声音,而最乱的还是要属两个当事人。开什么玩笑自己日思夜想的少年在今天居然给自己表白了!hic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孩,Jack身后夕阳的光芒给白发男孩镶上了金边,就像是天使一样,这样的Jack让他想起了那天下午趴在自己床边的男孩,似乎有什么模糊了他的双眼,笑得眉眼弯弯,
  “好啊 我答应你。”
  夕阳拉长了恋人十指相扣的影子,Jack把hic抱在怀里。
  我一辈子也离不开他了。
  两人都这么想着。
  每一次回忆这些事hic嘴角是抑制不住的上扬,笔尖终于落定,在作文的第一排,他写着:
  “我的高考的湛蓝的,那是他的眼眸;我的高考是微凉的,那是他的指尖;我的高考是甘甜的,那是他的气息;我的高考是个风华正茂的男孩,他也许有些调皮,他也许有些烦人,但是,他将带我追逐着未来的梦。
  一个只有龙骑士和他的守护者的梦。“

评论(2)

热度(34)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