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梦境:虚幻的爱人

哇最近霜杯突然断粮了让我感到很发方xxxx
试图割自己的大腿肉x
别怀疑了就是自戏改过来的xxxxx
我我我我我尽力产出吧xxx
以上x

  正午的阳光从天空中撒下,被层层树枝剪切得细碎,散落在棕色的土地上。清晨的森林里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却衬得这片Hiccup再熟悉不过的林子有些陌生。男孩凭着感觉和巨龙在森林里慢慢的走着,似乎有什么在领着他向前。假肢踩在些许落叶上发出叶子破碎的清脆声响,在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面前停止了脚步。巨龙不明所以的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似是在询问男孩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他无奈耸肩碧眸却未从湖泊旁的男孩身上移开过。

他是谁?

Hiccup眯眼打量着森林中的那抹蓝色,男孩坐在湖边的大树下似乎在发着呆,阳光撒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为它带来了一丝暖意,双手抱膝手中拿了一根形状奇怪的木杖,小腿交叠光着脚,视线毫无目的的散落在草地上。而最令人奇怪的是,他身侧的所有草坪上凝出了一层霜。

白发男孩似乎是听见了toothless刚刚无意间发出的声音,总算回过神来抬头看向hic,两人视线相对的瞬间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却像是找寻到了什么一般眸光闪烁。 hic不得不承认他的眸子真是好看,像是面前这一泊森林中的湖水,缓缓流入自己心底,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让人想要沉溺,看呆了自己,不知不觉间却是红了面颊。

突然 他站了起来,朝hic走来。而身后巨龙自是明白hiccup的心意,抬爪推了一把他的后背,hic踉跄着向前一步,对上那双盈满笑意的蓝色眸子,不知所措的像是扑向火焰的飞蛾,逃不掉,也不想逃。

hic不想就此沉默,磕磕巴巴的开口打破了这一方土地的宁静,脸颊如火烧,视线落在男孩身后的树木上却不是他的双眼中。

“Hi,你好我叫……”
“我知道,你叫Hiccup。”

错愕间却是瞳孔微缩,男孩慢慢拉住hic的双手,熟悉的冰凉触感从指尖流入到自己的体内,好像是曾忘却了什么,似乎两人本就是最亲密的恋人,hic任由他的凑近覆上自己的嘴唇,一瞬间碎片般的记忆闪过脑海,愣神没有了刚才的慌乱,心底泛出丝丝疼痛,泪水不住的划过他的面颊,却是哽咽了言语。视线模糊之间男孩身影在阳光下愈发透明,最后只剩下龙骑士一人眼里盈泪站立在湖边,张嘴声音沙哑,唤出那个人的名字。

“Jack Frost。 ”

hic从病房上安静的睁开眼睛,泪痕还停留在面颊上,惨白的天花板上不留有任何温度,却让自己不住想起那位少年的发色,自嘲的弧度现于嘴角,眼底泛着红。

梦醒了,
你也该走了……





“Dr.Black,16号病床的病人看起来挺正常的啊,为什么会来精神病院?”
“不,他得了幻想症,他总觉得他在和一个叫Jack的人谈恋爱。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他已经快忘了那个人了。”
“噢,那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是的,可怜的孩子。”

评论(17)

热度(19)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