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First Sight(短)

#依旧初遇梗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well,下雪了Toothless.”

Hiccup 带着自己的龙走在积了一层雪的泥土上,嘴巴一张一和都有氤氲雾气飘散。头顶上的树枝大多都积了一层不少的雪堆,摇摇欲坠看起来危险极了。但Hiccup仍旧毫不在意向前走着,假肢发出特有的金属声响和着偶尔踩在一两片枯叶的清脆声音夹杂在一起。冬天的Berk完全就如同一个冰雪的乐园,所有物品都镀上一层霜,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冬神定居于此似得。

雪花飘飘扬扬地落在Hiccup棕褐色的短发上,有的还落在他的鼻尖然后在体温的温暖下慢慢融化成一颗水珠,这让他结实的打了个喷嚏。

“hey,小鬼,那么小的一场雪就让你感冒了?真是有够弱的。”

Jack有些吊儿郎当的坐在Hiccup正前方的树枝上,光着的两只脚一晃一晃的,左手中拿着冰杖搭在肩膀上,抬手替自己摘掉蓝色的帽子把玩起一朵冰花,

反正他也看不到我,我怎么说都无所谓的吧……

他这么想着却不由得有些失落,视线随意落在下方那位有着雀斑的男孩,触及人面颊的一瞬竟然有些出神,他使劲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但是目光却更是移不开Hiccup.

God,我不会爱上他了吧……

Jack有些懊恼的拍拍自己的脑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根本看不到自己,这又算什么?永远的单相思?噢那可真是遭透了……

“你是谁?”

少年有些警惕的声音让Jack愣了半天,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hiccup,翻身从树上跳下来三步做两步地走到他面前,两张脸只要不到5cm的距离,四目相对,一时的寂静只留下不知是谁的心跳声如此急促。

“你看得见我?”
“当然……”

全程只是蹲在一旁的Toothless则是瞳孔放大微微歪头看着两人,有意地放轻了自己的呼吸声抖抖耳朵,四周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无言间两人却就这么望着对方,

但是事实上此时的Toothless已经从两人身上嗅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气息。

真是可爱的一对。

评论(2)

热度(32)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