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I Hate Everthing About You

2.
11月11日。

Jack独自一人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左肩单背着书包,右耳中塞着耳机,另一边耳机就任着它耷拉在身前——通常是留给Hic戴的,尽管此时这一举动看起来有些多余,但习惯一旦养成,便难以改掉。

无所谓,总有一天会有人再次戴上的。

他耸了耸肩膀,垂着脑袋看着自己左右脚交替伸出一步又一步地踩在水泥地上,却又显得那么不真实,像在梦中一样。长叹一口气白发男孩抬首看向前方,在这个被称为“光棍节”的日子里四周却是一对又一对的恋人在身边冒着粉色的小泡泡,他突然想起来曾经那个棕发少年弯眸笑起来的模样,带着似三月春风吹拂过大地的轻柔,此时却像烈焰灼伤他的心底,惹得男孩不住皱眉。

“Jack学长!”

身后一声细小的女声喊住了Jack的脚步,他有些不满的抬手取下耳机,转身看着似乎是为了追上自己而面颊泛红的姑娘,尽管有很多不耐烦,但他还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

“有什么事情吗?”

Jack看着女孩有些紧张的抬手摸了摸鼻尖,他愣了一秒像是想到一个人,但随后又很快把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开。

听刚刚的称呼她应该是自己学校的学妹。
谁啊,一点印象都没有。

Jack不由得蹙眉,但出于礼貌,他还是站在女孩面前看着她慌乱之中从身后的书包里拿出一盒费列罗塞在他的手心里,透过装有巧克力的透明盒子里可以看见放着一封粉色的书信,不需要打开Jack也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将巧克力递回给面前正不知所措的女孩怀里,有些抱歉地笑了,

“抱歉,我不喜欢吃费列罗。”

女孩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愣在原地看着Jack转身就走。

“Jack学长!”

女孩不甘心的又喊了一声,回应她的却只有Jack离开的背影。她懊恼的看了看手中的费列罗,长叹一口气只得作罢。

Jack再次将耳机塞在耳中,继续耷拉着脑袋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间路过了一家咖啡店,那里有着hic最爱喝的焦糖玛奇朵,他有几分恍惚地停下脚步,视线落在曾经两人最喜欢坐在的玻璃窗旁的座位上,听见耳边歌手用有几分声嘶力竭的声音唱着,

“I hate everthing about you,
Why do I love you?”

是啊,
为什么我还爱着你。

Jack自嘲的笑笑继续走在大街上。

评论(3)

热度(27)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