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4.

Jack发誓,虽然他平时的确挺喜欢去酒吧的,但这回他是被队友们生拉硬扯着进去的。

他有些无奈的坐在酒吧的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三四提黑啤,四周十几岁的少年尽兴地灌下一瓶又一瓶的啤酒,嘈杂的音乐声撞击着银发少年的耳膜,他手中的第一罐啤酒还剩一半。

Jack看见了他。

棕发少年正坐在自己对桌的位置上,在酒吧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只得模糊地看见他如森林那般载满了生命气息的碧眸。和酒吧里其他人不一样,他让人感觉很干净,脸颊上隐约可以看见些浅褐色的雀斑密布,令Jack不由自主的想起夏日的繁星点点,显得男孩意外可爱。

Jack看的出了神,
他觉得他们似乎见过。

“嘿,Jack,今天战斗力不行啊!好不容易打败了Disney中学,你这个大功臣怎么能只喝那么点!”

Bunny干了一杯酒后意识到身侧男孩有些不对劲,毕竟这位“夜店小王子”平时喝起酒来比谁都凶,今天居然只抿了半瓶,当然很不正常!他眯着眼睛伸手随意揽过Jack肩膀,往他手中又塞了瓶啤酒。

“就是,队长你在看什么啊看的那么出神!”
“难道是——我们未来的队长夫人?”
“噫——”

“行了,你们别瞎猜,什么都没有!”Jack打着哈哈连摆手,终于舍得将目光收回,抬手干了手中的半罐啤酒又将刚刚Bunny递给自己的酒放在桌面上,为了掩饰刚刚一时的失神,他清了清嗓子:“光是喝酒多没意思,我们还不如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要是是别人估计也就信了Jack蒙混过去的理由,但Bunny才不吃Jack这一套,他刚刚顺着男孩的视线看过去就明白了大半,怪不得这小子面对那么多姑娘的爱意都无动于衷,Bunny在内心默默摇了摇头,搞了半天他居然是个基佬!?!?好吧,既然作为他的兄弟,不帮帮他是不行了!

“行啊,你是队长你先来——而且只准大冒险!”

“Whaaaaaaaat!!!!”Jack一脸震惊的看向正得意看着自己的Bunny,后颈一凉。

“Jack你说你被多少人表白过,昂?那你今天就给那个人表白,对,就那个棕色头发的,看见没?要是不成功就别回来了!”Bunny将还坐在位置久久不愿挪动的Jack拽起来,推了他一把,“赶紧的。”

Jack听着四周队友疯狂起哄的声音,在心底问候遍了Bunny的祖宗十八代,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硬着头皮上了。

这是Hiccup第一次被人搭讪。

他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自己学校的篮球校队坐在邻桌了,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模联的聚会是和篮球校队的聚会开在一起,但是看见两个小团体始终是自己玩自己的他也就懒得管了——直到看见那位篮球校队队长拿着手机走过来,他懵了。

Hic就这么呆呆的看着Jack走到自己的面前停下,手搭在自己肩膀上俯身嘴唇几乎是凑在自己的耳边开口。

好近!

Hiccup涨红了脸,他能嗅到Jack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水气息,还掺着些点点啤酒的味道萦绕在Hic的鼻尖显得十分诱人,人冰蓝色的眼眸在灯光的映照下意外的添了层暖意,他听见男孩极富磁性的声音在耳边轻语,扰了他的心跳。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Jack正尽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或是说更成熟一些默默等待着Hic的回答。

要是他说他不要,那我就说是真心话大冒险。Jack心里默默的打着算盘。

“……可以。”

听见男孩的回答后Jack愣了愣嘴角漾出一抹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伸手抱了抱他,把自己的手机递上去,

“留个电话?”

“well,实际上你可以来我们班找我,Hiccup Hoddack,高一五班。”

Hiccup轻咳两声迅速将手机号码输入进去写好备注递还回去,仰着脸朝他露出一个微笑,Jack也笑了,耸肩,

“高二二班,Jack Frost。”

“怎么样?队长?抱得美人归了?”Bunny看着Jack一脸得意的走回来知道自己做对了,努努嘴朝男孩丢去一瓶啤酒。Jack接过单手开了易拉罐,将酒举在半空,

“我和他在一起了。”
“Whaaaaaaat?!?!”

“Hic?刚刚那个人跟你说了啥?”在Heather去洗手间的空隙Astrid终于有时间转头看着自家发小,眉峰微挑。

Hic看了看金发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

“Astrid,
我刚刚好像……
脱单了……”

Astrid一个没忍住把嘴里没来得及喝下的所有啤酒喷在对面的Fishleg身上。

“WHAT THE FUCK!!!”

 

依旧是酒吧,依旧是震耳欲聋的音乐,依旧是那个位置。

Jack独自一人倚靠在酒吧的沙发上,此时他已经喝了很多,眼底不免布满了醉意,早已看不清桌上摆的啤酒还有几瓶,也许全都喝完了,也许都还没开,其它喝光了的啤酒瓶散落在他的周围,手中的那瓶还剩一半。

也许是最后一瓶了吧。他自嘲的笑了笑。

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另一桌正谈笑起哄的一群姑娘,吸引他视线的是其中坐在另一个角落的女孩,她有着棕色的长发,笑得有些腼腆。

他想起那个可笑的大冒险。

他想起那天晚上回家他拨出那串号码后两个人聊了一整个晚上,他想起他第一次跑到高一五班去找Hic,他想起Hic来篮球场看自己训练时塞给自己的费列罗,他想起自己在会议室的角落看着在台上发言的Hic,他想起他们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

他还想起在那天倾盆大雨中,
在酒吧门口出现的棕发男孩和那双满是失望的绿眸。

他想起了好多,
但都过去了。

想到这里Jack嘴角漾出苦涩的弧度仰头饮尽了瓶中所有啤酒。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没有走向那个姑娘,而是离开了酒吧。

他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
他们分手了,
但他还爱他。

评论(7)

热度(28)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