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5.

Hiccup从来都没有告诉过Jack,其实那些流言蜚语早已传入他耳中多时。

“hey,你知道吗?Jack学长其实那天只是因为喝醉了玩大冒险才给Hiccup表白的!”
“早就知道了,我看这不过是个乐人的玩笑,怎么想Jack学长也不可能喜欢上他啊,真不要脸居然当真了!”
“就是,我看没多久就会分了吧!”

听见邻桌吃饭的女孩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自己的事情讲真的并不好受,Hiccup下意识抿唇低头盯着盘子里的意大利肉酱面没了胃口,久久无法下口。

他一直都不知道Jack那天的表白是否是出自真心,这就像一个裹着纱布的伤口,他不敢揭开,他害怕看见的是一个血肉模糊的样子而不是完好无损的皮肤。他害怕这一切都只是Jack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但自己却愚蠢的当真了。疑虑从两人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如同种子就这么被埋下,被培养,不受Hiccup控制的生长着。

即使他明白,恋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他太优秀了,他不可能喜欢我。”
“我总有一天要失去他。”

当这些言语在Hiccup深夜一个人躺在床上时填满了他的脑海,当不安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心脏,当他被惶恐层层包住几乎无法呼吸时,这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即使对他们而言分手还从未发生过。

“我觉得你应该直接去找他好好聊聊这件事情,Hiccup,这样对你们两个都有好处。”Astrid看着面前一脸纠结的发小不由得挑眉,一只手中捏着吸管下意识搅动着杯子中的奶茶,湛蓝色的眼眸里无意的瞥了眼坐在身边的Heather,耸了耸肩。“你一个人在这里瞎猜也只会让事情更糟。”

“我明白你的意思,Astrid,但是我该怎么说?我现在对于这个简直束手无策。”

Hiccup有些懊恼的的皱起眉头,一只手撑头,一只手拿着叉子,把意大利面挑起来,又放回去。他喜欢上Jack实际上是开学的事情了,当他看见白发男孩在新生大会上朝所有人露出的温和笑颜就知道大事不好。而在酒吧的那天晚上对他来说简直是梦中都不敢出现的场景,这些事情美好的过头了,似乎真的就像个整蛊人的玩笑——随时都可能因为一句话而破碎,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被当成笑料。

“你得相信他,相信你自己。”

Astrid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相信他,相信自己。
Hiccup回到家后喃喃的对自己说着。

他坐在书桌前拿出手机,微做迟疑还是拨出那串烂熟于心的数字,听筒放在耳边,他听见心脏的跳动声几乎和电话里的声音一同跃起,落下,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Jack没有接听。

不知道为什么反而Hiccup还有些放心,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Jack现在十有八九是在酒吧喝酒,和他的那群兄弟们——外面正在下雨,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窗户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水痕,他伸手指尖隔着玻璃划过,转身拿起椅子上的外套。

他要去找他。

Jack站在桌子上,手中还拿着快要空掉的酒瓶,四周都是自己的哥们儿,还有几个今天被约过来玩的女孩,几乎是所有人疯狂的随着音乐摇晃着身体。也不知道是谁心血来潮提出要玩游戏,Jack自然是爽快的答应了。

“行啊!玩什么!”
“真心话大冒险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来啊!”

Jack从桌子上跳下来,看着一个金发男孩嬉笑着将一个空酒瓶放在桌子上转动,随着瓶子停下,瓶口好巧不巧的指向他,四周爆发出一阵哄笑。Jack佯装投降的样子把手举起来,咧嘴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毫不在意的微微颔首。

“你们说吧!”
“当然是要kiss啦!那……就和她吧!”

摆放啤酒瓶的金发男孩随手指向某个女孩,那个女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Jack,涨红了脸自是说不出话来,Jack微微有些迟疑。

“怎么?不敢了?”金发男孩像是瞧不起Jack一样挑眉双手抱臂,嘴角漾出一抹笑意,“真没意思!”

“谁说的!”听闻他的话Jack可不乐意了,在酒精的怂恿下接受了这个挑战。他走过去捏着女孩的下巴就直接吻上去,但只是单纯的嘴唇相贴罢了。四周又是一片起哄的声响,视线透过人群,原本半眯着的冰蓝色眼睛由于惊讶而放大,他看见了在酒吧门口一脸诧异的Hiccup,瞬间酒醒了一半。

老天,我在干什么!

懊恼间Jack直接推开了女孩,他知道Hiccup看见了,因为那双好看的祖母绿之中盈满了惊讶,但更多的是失望。棕发少年紧蹙着眉头转身离开,Jack穿过人群追了出去。

Hiccup没有想过他会看见这一幕。Jack怀里搂着的姑娘眉眼间似乎很像之前给他递过情书的某位女孩,他俯身吻了她,抬眼看见了他。在昏暗的灯光下Hiccup看不见Jack的表情,他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正是那一拍,让他彻底坠入深渊。

没有过多言语,他转身离开酒吧。

外面在下大雨。

“Hiccup!”

Jack冲上去抓住了男孩的手腕,hiccup没有挣开,他只是背对着Jack站在那里。雨水顺着男孩棕色的发丝流下,打湿了他身上的衬衫外套,他深呼吸一口气,带着鼻腔的声音甚至有些嘶哑。

“Jack,我们分手吧。”

“什……什么!为什么?就是因为刚刚的那个吻?那只是个游戏,Hiccup,你知道的,你得相信我!看着我,Hiccup,看着我!”

听见这句话后Jack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没有想到Hiccup会因为这个跟他提分手,他只希望Hiccup能够听他解释,这只是个游戏。

“是啊,游戏,你当初给我表白不也只是个游戏吗?Jack Frost,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游戏该结束了,我们分手吧。”

Hiccup被逼红了眼眶,他转头看着Jack一抹苦涩的微笑从嘴角漾开,用力甩开了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无言间有些哽咽,他深呼吸一口气,握紧拳头,只留下Jack一个人站在雨中,往家的方向跑去。

那一天不管Jack再怎么喊着他的名字,他都没有再回头。

结束了,
都结束了。

评论(4)

热度(27)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