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Excuse me

  1.


“What?!?!为什么突然要我转去驯高上学!”听见了母亲的话Hiccup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惊得跳起来,翠绿色的眸子里面写满了不可思议,“这......这完全不符合情理!”
  “Hiccup,换个环境对你有好处。”Valka放下手中餐具认真的望向面前这个几乎炸毛了的孩子,伸手轻拍人肩膀让他坐下来,也算是安抚了这个对于父母决定不满的15岁少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Hiccup,我已经联系好Gobber了,”一旁听了半天的Stoick终于忍不住插入母子的对话,“后天你就得出发,在那一边Gobber会负责照顾你的饮食起居的,而明天,你将有一天的时间跟你的朋友们说再见。好了,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Stoick的语气不容置疑,父亲的威压在这位高大的维京男人身上如数展示出来,一时压得HIccup说不出话,只能看着父亲起身离开餐桌。
  Hic的脸憋得通红,一言不发地转身小跑进自己的房间,使劲将门砸上以示自己对于父亲的不悦,呈大字型扑到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似是全身力气怒吼了出来,
  ”每次都是这样!他从来不听我的意见就擅自做主!!!啊——!!!!烦死了!!!!“
  就这么透过布料含糊不清地怒吼了一顿的确也把心中的烦闷发泄出来了不少,Hic有些冷静下来了翻身仰面躺着,随手拿起还垫在自己后脑下的枕头使劲扔向天花板,然后任由它做着自由落体的运动掉在自己的身旁,就这么呆呆的盯着天上。
  他一点也不想离开Berk,这里几乎承载了他的一切。
  但同时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的父亲有多固执,只要是他决定做的事,那么就没有什么是可以改变的。
  Er...越想越心烦...
  抬手将手臂挡在自己的眼前,Hic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长叹一口气翻身将面颊埋在一侧的枕头里面,任由一种莫名的不安从心底慢慢延生出来,将自己死死包住。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父母的心思了。
 
 “Jack,你还不明白吗?Hiccup已经死了!你不可能与他再次相遇的!忘记他吧!”
  就在Jack第十次因为在同孩子玩耍时走神而误将玩具冻起而惹得他们哇哇大哭后,North忍无可忍地让雪人们把这位新晋守护者带了回来。然而此时后者对于圣诞老人的劝说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垂着脑袋让帽子遮住一头耀眼白发,怀中抱着冰杖双眼无神的望着地上,直到Bunny给这个大男孩一个在脚边炸开的彩蛋才让Jack回过神来。
  “啊...什么?”
  “看吧,我就说他没在听。”Bunny摊开手无奈的对着Sandy耸耸肩,而后者则十分赞同的点头。
  “Jack,你总不能因为一个孩子而抛弃了全世界的孩子。”Tooth微皱起她清秀的眉头飞到Jack面前有些担忧的摇了摇头。
  “不,Hic和其他孩子不一样。”Jack绕开了面前的牙仙抬手摘去蓝色的帽子,脑海中却仍旧闪过多年前那位龙骑士的模样,“他是独一无二的。”
  “好吧,小子。就算是个这样,这也不是你作为一个守护者失职的原因!”Bunny走上前去伸出爪子指了指Jack的鼻尖,“工作时走神可不是好行为!”
  “Bunny,听着。我也希望自己能够一心一意的做好工作,”Jack伸手推开指着自己的兔爪,抬头对上兔子的双眼,“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又梦到了那天,我永远失去他的那天。”悲伤布满了守护者冰蓝色的的眸子,在衬上自责与内疚而更显深邃。“每当看见孩子们的笑时我都会想到他,我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对他的思念,那个梦境是我挥之不去的。”
  似是听见了自己的本业,金色的沙粒变成灯泡在Sandy头上亮起,他用沙子在自己的手心中幻化成一只夜煞的模样,绕着Jack来回飞了两圈后凑上前去同人相碰额头,但也就是在接触的一瞬间又变回金色的沙砾而飞回,Sandy摇了摇头似是在表示自己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Jack,忘掉Hic这件事我们无法帮你,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了。”North将手搭在Jack的肩膀上,却未注意到人握住冰杖的手却因为用力过度而骨节泛白。
  “你们根本不明白!”以冰杖拍开肩上圣诞老人的手,一束白光直击地面而击起一层霜锋以隔开自己与其他四位守护者。Jack已然是失了所有耐心,皱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只留下四位守护者对于新成员如此剧烈的反应而头疼不已。
  实际上关于Hiccup的事情,Jack心里比谁都明白,他的男孩永远也回不来了。那天Hic死在他的面前,龙骑士沾上血渍的面庞仍旧英俊,只是少了往日的生气,他反复呼唤着恋人的名字,但是再也不会有人无奈回应声。时隔如此之久,他都始终无法忘记有关那个男孩的一切,他一直以来很懊悔于自己为何如此没用,为何连将hic护在身后如此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做好。
  如果连自己所爱之人都守护不好,那还说什么守护全世界的孩子?
  真是可笑之极。

评论(11)

热度(39)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