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Excuse me

2.



阳光的角度恰到好处地透过窗户从外面斜射入房间,撒于窗边的床上唤醒了棕发男孩。Hiccup慢慢半睁开眼睛,事实上即使仅为清晨最温和的光亮他也需要眯眼适应好半天,就这么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抬手顺了下由于一个晚上而有几分反翘的头发。 
  “well……昨天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吗……” 
  他小声嘟囔了这么一句,瞥了眼床头闹钟,已经早上8:30,估计父母现在都出门去上班去了。Hic想起昨天和父亲的不愉快他的心情再次糟糕了起来,叹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不大情愿地从床上下来,挪到卫生间里开始洗漱。他十分清楚自己该干嘛――和berk的大家道别,之后回来收拾行李,明天去纽约找Gobber到驯高办理入学手续…… 
  噢,我的奥丁神啊,现在自己对那个什么驯高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从明天开始自己就是那个学校的学生,这听起来讽刺极了不是吗? 
  而且看起来自己还会为父母这个一点也不合理的决定忙上两天……甚至更久…… 
  这么想着他又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虽然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就没停过,但等hic反应过来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是精神满面的样子了,他回到房间拿起椅背上的绿色格子衬衫外套,背上印有夜煞图案的黑色单肩包,还不忘带走餐桌上两片烤面包和火腿肠,仔细用塑料袋包好后放在包里后出了门,拿出手机熟练的拨出那串号码。 
  “喂?Astrid?你今天能出来一趟吗?” 
  “今天?老天,我可没这个时间!”电话那边女孩的声音听起来不耐烦极了,“你知道的hic,下个星期就要比赛了,但是现在我三分的命中率低的可怕!” 
  “可是Astrid,这件事很重要!”hic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的确,他可一点也不希望因为一场篮球赛而失去和自己发小亲自道别的机会。 
  Astrid当然听出了hic语气中执意想把自己拉出来的意思,她有些不满,张嘴想要拒绝,结果听见自己对电话里说,“好吧,最好不是关于龙的什么事,十分钟后老地方见。”挂掉电话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浪费自己宝贵的训练时间和发小“约会”,而且这个发小还经常不务正业,满脑子都是一种稍微想想就知道肯定是不存在的动物――龙,只是因为一本叫做《How to train your Dragon》的书,真是蠢到无敌了好吗?然而也就是在刚刚她答应了这个小鱼刺的约,这么想着她有些懊恼的抓起桌上钥匙出门。 
  Hiccup抬手推开lemon tree——那是一家他最为偏爱的饮品店,的玻璃门,门上系有的金色小铃铛随着这个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却有几分扰了店里的清净的意味。虽说是周末,店里的人却不是很多,而大多数人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偶尔传来几声同hic同龄的少年少女的笑语,所以仅听见店里的背景音乐已经是这里的常态了。Hic喜静,所以他很是喜欢这个地方。
“一杯柠檬果茶,一杯芒果奶昔,thx。”
  他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朝服务员小姐露出一个笑后也就自顾自的将视线投向窗外匆匆行走的人群,思绪飘向老远。
以后都可能不会来这里了吧…
一会儿该怎么给Astrid说?
棕发少年不免有些心烦的皱起眉头,一双祖母绿在透过玻璃洒进来的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亮,直到服务员小姐端来了自己点的饮品才想起还没付钱,好在店家早已认识自己不怎么在意,有些抱歉的笑笑从书包里拿出钱递过去。付完钱后下意识手托着下巴,稍有些不安的咬着柠檬果茶的吸管,半天也不见好好吸入一口,倒是可怜了那吸管口被咬的连形状都变了。
  没过多久他就听见门上铃铛因开门的动作发出叮当声响,hic回过神来看着金发姑娘从门口进来,当他准备朝人招手以提醒她时才发现人径直走到自己面前。
  “说吧,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一边说着Astrid随意地将书包往椅子上一丢,毫不客气地坐在对面,拿着桌子上的芒果奶昔一口下去几乎半杯没了。杯子放下,金发女孩朝人努努嘴示意他赶快开口。 
  “Astrid,我可能要离开Berk了。”hiccup清了清嗓子有些无奈的对上女孩听见消息后闪过一丝讶异的湛蓝色眼睛,叹了口气,“准确的来说,我明天就要出发去纽约了。” 
  “Wait?!But why?!”Astrid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好吧,现在至少她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要火急火燎的把自己叫出来了。“Fishleg他们知道吗?” 
  “不,我不打算告诉他们,所以今天我是来跟你道别的,很高兴你能来。”hic面前上扯嘴角,冲女孩点头。“yeah,that's it……”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Astrid有些不悦的蹙起眉头,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用指尖轻轻扣着木质桌子。 
  “我不知道,也许每个学期回来一次吧。”hiccup长叹一口气,视线有意避开女孩质疑的目光,两人陷入一阵沉默。Hic有些勉强的上扯了下嘴角,伸手拿着书包起身单肩背上,敛眸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所以,希望我没有耽误你太多的时间,bud,我会想你的。And,see you.” 

  铃铛声再度响起,Astrid并没有起身和hic道别,她只是坐在原位叼着吸管呆望着前方,反复咬着那一小截塑料,hiccup走了好一会她才听见自己的喃喃自语,“see you.” 
  Hiccup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走了,他只是觉得自己该这么做,他本以为那句“see you”会说得十分艰难,但事实是他此刻冷静的可怕。男孩叹了口气转身拐进了一条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巷子,走到巷子的最深处,一双幽绿的眼睛盯着hic的一举一动。 
  虽然听着有些奇怪,但是hic已经习惯了。 
  他从包里拿出早上包好了的火腿肠,俯身放在地上,索性也就半蹲着等待自己的朋友。 
  “toothless,出来吧!我今天给你带了火腿肠!” 
  一只纯黑色的猫似是听见了他的呼唤,慢慢的从阴影处走出来。这是一只没有一点杂毛的黑猫,一双绿眸如同镶于黑金丝绒之间的绿宝石,唯一有点拉低它颜值的大概就是他尾巴上缠着的绷带了,这是之前hic骑自行车时不小心轧到的,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认识了它。 
  Toothless凑上去嗅了嗅火腿肠之后便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了起来,任由hic顺着自己的毛,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但是说真的hic并开心不起来,他离开了,toothless也就没人照顾了,他总不能把它带着…… 
  等等!带着!天哪hic你真是个天才! 
  Hic开心的把小家伙举起来,把它抱在怀里亲昵地蹭着它的鼻尖,悄悄的把它放在自己较大的包里,还不忘给小家伙开了个口以便他呼吸。 
  Hic知道dad不喜欢猫,这就是为什么他没有把toothless带回家照顾的原因,但现在如果去了纽约那就不用担心dad的问题,而且Gobber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养猫这件事根本不用担心! 
  这真是个绝妙的计划! 
  Hic抱着包往家里跑去,他突然开始对于在驯高的生活期待了起来。 
  实际上他所不知道的是,在驯高,他所要经历的,比他想象的要多的多的多。 

评论(5)

热度(38)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