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her。

圈名Feather
啊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林咕咕w
主食霜杯 荷兰傻 蜘蛛兄弟
本命Hiccup Haddock和Tom Holland,
我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就是咸鱼一条,
写文不会,画画会毁,
但是欢迎勾搭w
近期属于高三失踪人口qwqqqqq
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最后,
关注我的小伙伴有糖次哦!!!

啊驯龙三终于要出了吗!!!
可以说是很开心了毕竟跳票那么久xxx
无牙的新伙伴!哈!
Hiccup教自己的龙撩妹要不要那么可爱!
Hiccup的领导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x
一定已经成为了一个很棒的酋长了吧!
看见预告片有一二部的回顾小小的泪目一下,
记得是从小学的时候看的驯龙,
当时就觉得觉得,“啊,我也想要一只夜煞!”
特别羡慕toothless和hiccup的友情,
也特别喜欢看他们在天空飞翔的样子,
很自由,很棒,
就像那首where no one goes一样,
超级喜欢他们。
关于梦工厂到底有没有烂尾我不想进行评价,
因为不管Hiccup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他的(?)
嗯,over

大概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Jack复活失去了自己的记忆,Hiccup很想念Jack但是又无法,重要的是隐隐约约他认为Jack没有死。Jack一次意外发现了自己的记忆中有Hiccup的身影,他想起来关于hic的事情之后Jack听见了奇奇怪怪的声音就来到了Berk,发现Pitch的噩梦已经延伸到了berk,导致巨龙的失控,此时Hiccup与toothless正奋力抵抗,为了不让Pitch捣乱Jack也立马加入战斗,千钧一发之际,pitch趁Jack的空档还是对Hiccup发射了武器,Hiccup坠落在火海之中......

哇,第一次剪视频qwqqqqqq已经尽力啦qwqqqqq希望大家喜欢吧w、

Excuse me

5.


Jack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跟着North办理了入校手续,又是如何背上书包拉上行李箱走进驯高的大门,总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假饰他父亲的圣诞老人正站在他面前交待着最后一些琐碎的事物。 

“冰杖就放在寝室里,别随便用,Ok?”
 “记得去教室的时候要穿鞋!”
 “你有一个室友,也是转学过来的,别问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是要和他好好相处,别随意在房间里下雪吓到别人!”
 “记住,你现在叫Jack Foster,别说错了!” 

  恍惚间,Jack似乎真的回到了自己还是Jackson Overland Frost的日子……...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7.

今天是圣诞节 。

天上纷纷扬扬下着小雪,在城市街道上四处都有的小彩灯的照耀下折射出不同的光亮,些许飘落在Jack的夹克上。但男孩却连抬手拍去的心情也没有,而是任由它在体温的温暖下融成小水珠。四处满是相依偎的情侣,偶尔有一两个嬉笑着玩闹的小孩跑过他的身边。男孩抬眸看着半空,城市街道中的热闹光亮映明了那一片冰蓝,但他知道那一束能照入他心底的光亮将不会亮起。

“哥哥,买花吗?”

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小女孩儿走到Jack面前扯了扯男孩的衣角,她的鼻尖被冻的通红,落着些许雪花。花篮里仍是满满当当的玫瑰,看来这位小女孩还没能完成“任务”。

Jack不由得蹙眉,张嘴刚想拒绝,但最后在女孩有些...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6.

“请放学后各社团社长到阶梯教室集中开会。”

广播里的通知传入Hiccup的耳中,他却是不为所动,仍旧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臂弯里,头也抬不起来一下。奥丁神在上,刚刚一节数学课过去他实在有些睁不开眼,“Astrid会去开会的吧。”他这么想着迷迷糊糊之间又有些马上就要睡着的意思。

“Hiccup Hoddack有人找!!!”

然而广播里的声音还未完全落定就又听见坐在门口的男生冲着教室里吼了那么一大句,不旦惹得教室里一群人发出不耐烦的抱怨声,也搅了Hiccup的最后一丝清梦。他皱着眉头抬手揉了把自己棕色的短发,抬眼望向门口,是Astrid。男孩长叹一口气不情愿的起立挪向正双手抱臂半倚着门框...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5.

Hiccup从来都没有告诉过Jack,其实那些流言蜚语早已传入他耳中多时。

“hey,你知道吗?Jack学长其实那天只是因为喝醉了玩大冒险才给Hiccup表白的!”
“早就知道了,我看这不过是个乐人的玩笑,怎么想Jack学长也不可能喜欢上他啊,真不要脸居然当真了!”
“就是,我看没多久就会分了吧!”

听见邻桌吃饭的女孩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自己的事情讲真的并不好受,Hiccup下意识抿唇低头盯着盘子里的意大利肉酱面没了胃口,久久无法下口。

他一直都不知道Jack那天的表白是否是出自真心,这就像一个裹着纱布的伤口,他不敢揭开,他害怕看见的是一个血肉模糊的样子而不是完好无损的皮肤。他害怕这一...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4.

Jack发誓,虽然他平时的确挺喜欢去酒吧的,但这回他是被队友们生拉硬扯着进去的。

他有些无奈的坐在酒吧的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三四提黑啤,四周十几岁的少年尽兴地灌下一瓶又一瓶的啤酒,嘈杂的音乐声撞击着银发少年的耳膜,他手中的第一罐啤酒还剩一半。

Jack看见了他。

棕发少年正坐在自己对桌的位置上,在酒吧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只得模糊地看见他如森林那般载满了生命气息的碧眸。和酒吧里其他人不一样,他让人感觉很干净,脸颊上隐约可以看见些浅褐色的雀斑密布,令Jack不由自主的想起夏日的繁星点点,显得男孩意外可爱。

Jack看的出了神,
他觉得他们似乎见过。

“嘿,Jack,今天战斗力不行啊...

好吧我知道我不该画那片叶子的(捂脸x
大概是还没想好怎么更所以先混一波???
emmmmmmm……
别打我——Σ(っ °Д °;)っ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3.

“哟,Jack,你看看是谁来了。”

Bunny一脸坏笑着抬手用手肘捅了一下坐在身旁正认真看着新晋校队队员训练的队长,后者不明真相的转头顺着队友的视线看去,目光触及到棕发男孩时惊喜的差点跳起来。

“Hiccup!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训练!”

Jack站起来一把扯下搭在后颈上的白色毛巾随意扔在观众席的书包上,要不是因为Hic有洁癖不喜欢他一身汗地去抱他,Jack可能都扛着Hic转了好几个圈。

“Well,今天模联没什么事,而大多数新生都被Astrid挡了下来,So……顺道来看看你这边结束没有,说不定可以一起吃饭。”

  然而hic说模联没事是假的,最近的比赛虽然是派高...

I Hate Everthing About You

2.
11月11日。

Jack独自一人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左肩单背着书包,右耳中塞着耳机,另一边耳机就任着它耷拉在身前——通常是留给Hic戴的,尽管此时这一举动看起来有些多余,但习惯一旦养成,便难以改掉。

无所谓,总有一天会有人再次戴上的。

他耸了耸肩膀,垂着脑袋看着自己左右脚交替伸出一步又一步地踩在水泥地上,却又显得那么不真实,像在梦中一样。长叹一口气白发男孩抬首看向前方,在这个被称为“光棍节”的日子里四周却是一对又一对的恋人在身边冒着粉色的小泡泡,他突然想起来曾经那个棕发少年弯眸笑起来的模样,带着似三月春风吹拂过大地的轻柔,此时却像烈焰灼伤他的心底,惹得男孩不住皱眉。

“...

First Sight(短)

#依旧初遇梗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well,下雪了Toothless.”

Hiccup 带着自己的龙走在积了一层雪的泥土上,嘴巴一张一和都有氤氲雾气飘散。头顶上的树枝大多都积了一层不少的雪堆,摇摇欲坠看起来危险极了。但Hiccup仍旧毫不在意向前走着,假肢发出特有的金属声响和着偶尔踩在一两片枯叶的清脆声音夹杂在一起。冬天的Berk完全就如同一个冰雪的乐园,所有物品都镀上一层霜,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冬神定居于此似得。

雪花飘飘扬扬地落在Hiccup棕褐色的短发上,有的还落在他的鼻尖然后在体温的温暖下慢慢融化成一颗水珠,这让他结实的打了个喷嚏。

“hey,小鬼,那么小的一场雪就让你感...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1.

1:00A.M.
失眠。

Hiccup仰面躺在寝室的床上,现在距离学校规定的睡觉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但此时他依旧没有什么睡意。

心烦。

明明已经是在尽力用身边的事情自己的时间塞得不留任何缝隙,面对身侧人的低声讨论也只是充耳不闻,他不想再去回顾那些曾经了。

一点也不。

棕发男孩有几分不悦的皱起眉头,伸手拿过枕边的手机,屏幕发出的光亮不免有些刺眼,没有新消息的提醒。hiccup感觉似乎心里那块缺失的地方更扩大了几分。他半眯起眸子熟练的打开了一个单分组,其中唯一一个蓝色雪花的头像仍旧是亮着的,他也还没有睡。

点开那人的小窗,一周前的聊天记录两人似乎还在腻腻歪歪,现在看起来那时的...

之前画的霜杯了,
爱他俩一辈子❤️
画渣别嫌弃x

Excuse me

4.


“Excuse me……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当Hiccup意识到自己的冒失似乎为别人带来的困扰时迅速从地上站起来,冲向另一位被撞在地上坐着的少年,半弯腰朝他伸出手,“你能站起来吗?”

“Hi……Hiccup……”当视线触及hiccup脸颊时Jack几乎是嘴唇颤抖着唤出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棕发少年的模样映在冰蓝色的眸子之中,他不可思议地伸出手,抚上Hic的面庞,温暖的触感几乎要将雪精灵的心底灼伤。

这是梦吗?他的龙骑士回来了。

“Er……bud?你还好吗?”听见面前素不相识的男孩叫出自己的名字Hiccup愣住了,有些奇怪的看着Jack,但一向不习惯于陌生人接触的...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0.

Hiccup和Jack分手了,这一对在Dreamwork中学里面最令人羡慕的情侣不再在有夕阳柔和日光倾洒的操场上并肩同行。有人说是因为Hiccup受不了Jack身侧有那么多暗恋他的人,有人说是Jack受不了Hiccup的不解风情,一时间这件事情似乎成为了所有人的谈资,然而似乎两个当事人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每天下午篮球校队的训练Jack从未缺席,每次模联校内赛的磋商都有Hiccup的身影,似乎一切都如原来一样。

但不可否定的是,
他们分手了。

ps.
依旧是试图挖坑试图填坑,
无所畏惧的feather,
不知道是刀还是糖,
也许看心情:D
大概是个预告x

梦境:虚幻的爱人

哇最近霜杯突然断粮了让我感到很发方xxxx
试图割自己的大腿肉x
别怀疑了就是自戏改过来的xxxxx
我我我我我尽力产出吧xxx
以上x

  正午的阳光从天空中撒下,被层层树枝剪切得细碎,散落在棕色的土地上。清晨的森林里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却衬得这片Hiccup再熟悉不过的林子有些陌生。男孩凭着感觉和巨龙在森林里慢慢的走着,似乎有什么在领着他向前。假肢踩在些许落叶上发出叶子破碎的清脆声响,在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面前停止了脚步。巨龙不明所以的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似是在询问男孩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他无奈耸肩碧眸却未从湖泊旁的男孩身上移开过。

他是谁?

Hiccup眯眼打量着森林中的那抹蓝色...

Excuse me

3 .

  当Jack明白自己被调离hiccup身旁全是中了pitch的计谋时已经为时已晚,他乘风赶回来的时候却只看见Dagur手中的箭离弦射向原本就早已伤痕累累的Hiccup。随着男孩发出一声闷哼从巨龙背上坠落,夜煞发出一声怒吼,瞳孔紧缩俯冲想要接住做着自由落体的人,但被无数刀剑伤到的翅膀使他力不从心,没有能像曾经那样护得男孩周全。 

龙骑士的背部着地发出一声闷响,巨龙着陆在他的身旁,胆怯的用鼻子轻轻顶着他的手背希望他能够像原来一样抬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一切都好,但是hiccup却再也无法睁开那双好看的祖母绿。 

“NO……hiccup……NO...

啊随便糊了张嗝,
exm没有更新因为我还是写不粗来对不起qnqqqqqqqq
假装是frostcup?
别嫌弃please!!!

突然而来的梗xxx

大概就是某天晚自习突然停电,
于是出现这样的对话:
“Jack……”
“hiccup,别怕!我在这里!”
“不是,我是说Jack……”
“噢,我在这里的!需要一个抱抱吗?”
“Jack……我想你不知道……”
“好吧好吧抱抱你”
“Jack Frost!不要以为停电了我就不知道你现在在摸我大腿!”
“咳……”

只有肉香xxxx
来自某守护者的脑内车xxx
啊……真美好

【全国三卷】湛蓝,微凉,甘甜,少年

  #全国三卷高考作文
  #cp向:霜杯
  #我知道我写跑题了你们别在意这些细节好不好
  #hiccup的高考
 

  湛蓝,微凉,甘甜,少年。
  Hiccup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词语。
  考场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不轻不重的滴落在每一位考生的心弦上,拨动着他们紧绷着的每一根神经。
  一旦坐在高考的考场中,就已经很少有人还能泰然自若的望着试卷嘴角上扬了,对于很多考生来说,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这一次考试即将决定着他们的未来,甚至是生活。这是大多数人眼中的高考,伴着高三的苦涩紧张,在六...

咳……大家看一下27题吧,
来自大概是中了霜杯的毒连月考都没法好好考的feather……








满脑子:

“Jack Frost他怎么又躺地上了?”
“这证明hiccup来了……”
hiccup:“???”

Excuse me

2.



阳光的角度恰到好处地透过窗户从外面斜射入房间,撒于窗边的床上唤醒了棕发男孩。Hiccup慢慢半睁开眼睛,事实上即使仅为清晨最温和的光亮他也需要眯眼适应好半天,就这么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抬手顺了下由于一个晚上而有几分反翘的头发。 
  “well……昨天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吗……” 
  他小声嘟囔了这么一句,瞥了眼床头闹钟,已经早上8:30,估计父母现在都出门去上班去了。Hic想起昨天和父亲的不愉快他的心情再次糟糕了起来,叹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不大情愿地从床上下来,挪到卫生间里开始洗漱。...

Excuse me

  1.


“What?!?!为什么突然要我转去驯高上学!”听见了母亲的话Hiccup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惊得跳起来,翠绿色的眸子里面写满了不可思议,“这......这完全不符合情理!”
  “Hiccup,换个环境对你有好处。”Valka放下手中餐具认真的望向面前这个几乎炸毛了的孩子,伸手轻拍人肩膀让他坐下来,也算是安抚了这个对于父母决定不满的15岁少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Hiccup,我已经联系好Gobber了,”一旁听了半天的Stoick终于忍不住插入母子的对话,“后天你就得出发,在那一...

©&Feather。 | Powered by LOFTER